糖炒栗子

全世界最忙

光与影(一)


想写很久了,破镜重圆,非常老套的剧情

海归正,总裁tin

没有文笔,慎戳,对了,下次更新时间待定





雪落了满地,朱正廷站在门前凝望一片白茫茫的景色,不远处一只黑色的法斗朝他跑了过来,身边白色的小伙伴跟在它身后,在雪地里留下四串欢乐的脚印,像轻快的音乐一样敲击在朱正廷的心里。


花状的小精灵还在纷纷扬扬地落下来,朱正廷低头抱起他的两只宝贝走进屋子,细细擦干净它们身上残留的冰水。


两只法斗很听话地蜷缩在地上,乖乖地接受主人的侍弄,不时挠挠他的手心,再低低地呜咽两声,头顶的热风慵懒又舒适,吹得朱正廷晃了神。


黄明昊以前好像也喜欢蜷缩着睡觉,朱正廷听别人说过,这是极其没有安全感的表现,不过他当时也没有很在意,因为自从这个人和自己在一起之后,每天都相拥着入睡,对方也就再也没有用这样的姿势睡过觉。


不过,也不知道黄明昊现在怎么样了。


朱正廷叹了口气,暗自怪自己念旧情,已经分手三年多了,三年来双方都没有联系过,他怎么样和自己还有关系吗?

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,朱正廷微捏拳头,警告自己不要总是不经意就想起了不该想起的人,三年了,不应该在意了。






“正廷!”
身后传来欣喜的声音。


门没关,范丞丞走进来脱了外套,冲转头看向他的朱正廷扬起张扬的笑。


“你终于愿意回来了啊。”
他拉正朱正廷的肩膀,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眼前的人,“多读三年书,看起来果然——”


“嗯?”
朱正廷抬头看向他,准备听到接下来夸赞的话语。


“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哈哈哈哈哈。”
范丞丞的笑更加恣意了。


“怎么还这么幼稚。”

朱正廷了然地笑,帮他掸了掸头上的雪花,再把他拉到暖炉边和两只法斗一起暖和暖和。


“今晚坤哥要为你庆祝。”范丞丞对着手呼出热气,又摸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,接过朱正廷递来的毛巾,转头看向他,一脸为难的样子。


“你干嘛这副表情?”
朱正廷心里咯哒了一下,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什么——会不会是黄明昊想和他见面。但同时他又认为这个想法的几率并不大,在他的印象中,黄明昊并不是一个长情的人。


大一的时候,黄明昊和交往了三个月的女友分手了,那个女生好像真的很喜欢他,哭着求他不要分手,死缠烂打地想尽各种办法和他联系,甚至在黄明昊避而不见的时候到处找人打听他的行踪,持续了好久,一直到他当着那个女生的面和朱正廷接吻。


黄明昊用余光瞄着,直到看不见女生的身影了,才松开朱正廷,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半分的留恋和失落。


朱正廷把这一切都归因于黄明昊的忍耐性很差,对一个人不会保留长久的兴致。


范丞丞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“想什么呢?”


朱正廷状似回过神地笑了笑,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,决定权貌似并不在他手里。


“有哪些人啊?”他问。


“我只知道我们三个,其他的我也不清楚……”
范丞丞的答句含糊不清,他没有看朱正廷,而是低头,像是被暖洋洋的热气下昏昏欲睡的两只法斗吸引了注意。


没有得到朱正廷的回答。


范丞丞才挠挠头发,又开了口,“正廷,你想去就去,不想去也没关系,我知道你回来也累,要多注意休息。”


连不去的借口都帮他想好了。朱正廷隐隐觉得和自己的所认为的可能性不无关系。


可就算如此,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矫情的人,这显然也没什么值得躲避的。朱正廷没有过于计较范丞丞扭捏的答句,也没有追问下去,只是颔首点头。


白色的法斗就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呜咽了一声,朱正廷条件反射地低头看向它,只见它把舌头吐露在外仿佛要汲取更多的温暖一般,又冲朱正廷又呜咽了一声。


“你的狗好体贴啊。”范丞丞握成拳的手被举到嘴唇前,还是没挡住他露出大白牙的笑容。


朱正廷斜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
他当然清楚,心里的猜想已经多多少少被敲定了。






汽车穿过夜晚的街道,留下一瞬即过灯光的残影。朱正廷坐在后座,看向阔别三年的城市,陡然多出一些伤感的情绪。


以前发生的事情也在灯光划过的片刻,在他的脑海里一一略过。


他举着草莓味的冰淇凌站在黄明昊身边,相握的手黏黏糊糊,不知道是谁紧张到沁出了汗水。


他和黄明昊坐在某家电影院,被恐怖片吓到的他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袖,紧闭双眼,直接把脑袋埋进对方的胸膛。头顶传来“嗤”的笑声。


黄明昊偷偷翘了自己的课,早早地占个好位置,陪他听他觉得非常有意义的讲座,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在趴在桌上呼呼大睡。


他在黄明昊的寝室,趁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抱在一起接吻,黄明昊吻技非常好,他像是陷入了温柔的泥潭,环在对方身侧的双臂也不自觉夹紧。也许十分钟,也许两个小时,往往被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。


还有。


他第一次和黄明昊争吵,第一次摆脸,第一次冷战。
“这次不相信我以后永远不要相信我了!”“都是假的!”冰冷的话语像针刺在他的心里一样。黄明昊和校花相拥的画面在他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


他还扔了黄明昊送给他的小猪玩偶,拎着巨大的黑色垃圾袋站在垃圾箱前,来来往往的同学用疑惑的眼神打量他,他终于捂着脸逃跑了,泪水在飞奔的途中飞逝蒸干。


朱正廷离开的时候也怀疑过自己的决定,他在机场犹豫不决,这样会不会太绝情了。


可那又怎样呢?想太多都只是徒劳。


生活不能倒带,决定不能撤回,已经发生的只能留在心底难以忘却,与时光厮磨。


他的眼里好像有泪,眨一眨就能落下来,可是那是小孩子兀自伤感的时候才会非主流一把的情节,而他早就成熟了,成熟的人只能提起衣袖。片刻之后眼里只剩一片清明,除了微微泛红的眼眶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
汽车停在熟悉的地点。


“正廷,你眼眶怎么红了?”范丞丞下车后为他打开车门,仔细打量着他。


“风迷了眼,我揉的。”他抬手揉了揉眼睛,眼眶更红了,像是在印证他说的话。


可是刚刚明明车窗禁闭,暖和的很。


范丞丞不解地抓抓头发,思索片刻,才想起什么似的,了然地结束了这个话题。


“快出来,坤坤还在等着我们。”
话题被转移得非常生硬。


朱正廷当做什么都发生一样,淡然地下车。


就这样吧,只有回忆永远被封锁,和这个城市的所有故事才会是崭新的——他真的不想做那个出不来的人。


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深夜发文,能不能看到随缘啦

如果那么巧你能看到的话,给栗子一个评论好吗

还有,这篇居然是我统计出来期望值最高的一篇,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T_T

晚安啦



评论(68)
热度(767)

© 糖炒栗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