糖炒栗子

全世界最忙

光与影(三)

破镜重圆,剧情老套,接受一切意见

 

海归正×总裁tin

 

 

 

冷风嗖嗖地从衣领处钻进来,朱正廷拉紧了外套,抬头看向黄明昊,却意外地撞上了对方的目光。

 

 

“有什么事?”黄明昊的目光像是退了一步,移向朱正廷微缩的脖子,而双手条件反射地抚上自己出门时顺手扯过的围巾,随即愣住了。

 

 

他的声音里也揉进了寒风的温度,“有什么事快说。”

 

 

黄明昊的所有举动都被朱正廷看在眼里,他头顶的碎发随风晃动着,朱正廷感觉到自己的情绪也在随着他的发丝起舞,“明昊,你今天怎么来了?”

 

 

黄明昊的脸色平常,“蔡徐坤叫我来。”

 

 

“嗯?”

 

 

这算是什么答案?

 

黄明昊是在躲他吗?

 

 

黄明昊似乎要证明上句话的真实性,抬头的时候朱正廷清亮的目光却撞进他瞳孔里,那一瞬间,他又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,低头看到自己的手指绞在一起——那是他紧张的表现。

 

 

朱正廷清楚地知道黄明昊不会因为谁叫他他就来,而刚刚对视的一秒钟对方就像是泄了气一般。

 

 

那他会不会是为我而来呢?

 

 

这个想法在他的心里萌生。

 

 

“刚刚你为什么要说我们俩没有合适过?”朱正廷耳边仿佛闪过对方在KTV里吼出的语调,心里顿时抽痛了一下。

 

 

“这是事实。”黄明昊这时候的语气倒是坚定了,“我们俩吵了那么多次架你都不记得吗?”

 

 

“我记得。”朱正廷皱紧眉头。没想到黄明昊居然还在对三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,可他以前从来不是这么没有肚量的人。

 

 

黄明昊终于又看向他的眼里,“那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?”

 

 

“你变了,黄明昊。”他苦笑看向对方,声音很快被风吹散。可黄明昊还是那样平常地看向他,目光里没有杂质,没有透露出一分一毫的想念。

 

 

“你难道就没变吗?”对方反驳得很快,语气里参杂了几分愤恨几分不甘,“你变得更彻底,朱正廷。”

 

 

这几个字眼像针扎进他心里。

 

 

他很想反驳道,可我爱你的心从来没有改变。可是他说不出口,他怕黄明昊撕碎他最后挣扎的机会。

 

 

“那你爱过我吗?”朱正廷握紧双手,在给自己勇气一般,他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期盼。

 

 

黄明昊彻底怔住了,他从来没有想到对方会开口问这个问题。

 

 

周遭被虚化了一样,朱正廷独立在他的眼前,只穿了一件看着并不厚的外套,鼻子都被吹的通红。他突然窜起的怒火瞬间被吹熄,心里像是被羽毛挠过。

 

 

黄明昊沉思了很久,最终还是取下围巾,仔细绕在对方的脖子上,“我的每一任我都爱过。”

 

 

那我呢?我就没有和其他人不一样吗?

 

 

朱正廷还是那样看着他,固执地仔细琢磨早已落下的话音,企图听出什么不一样的语调。

 

 

黄明昊忽然笑了,看透了他的心思一般,“不过你和其他人还是不一样,我爱了你四年,我从没爱过一个人这么久。”

 

 

果然。

 

 

朱正廷仿佛迎上了当头一棒,心里的苦涩泛上心头——这哪里是爱,不过是黄明昊自以为是的虚伪责任感罢了。

 

 

朱正廷摆手,“嗯,那就这样吧。”

 

他转头走了两步,又想起什么一样转过身,黄明昊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他,朱正廷牵起嘴角,咧出一个最洒脱的弧度,“希望你以后一切都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今年的冬天真冷,几乎不下雪的O城连下了几场雪,地上还多多少少结着冰,朱正廷终于感受到城市的冰冷侵袭而来,这是身上单薄的衣服抵挡不住的寒冷,他似乎有点站不稳。

 

 

只好发了短信给范丞丞说明他迫不得已的离开。对方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。

 

 

朱正廷安心回家,打开暖气卸了外套,雪花融化了,他的头发变得湿漉漉的。

 

 

他拿了条毛巾在壁炉旁取暖放空,心里却总有个疙瘩一般,完全忽视不了黄明昊又一次的冷漠。

 

 

白色的法斗冲他一路小跑过来,一跃上沙发就乖乖地钻进他怀里,黑色的法斗则躺在靠近壁炉的地方冲他低低地呜咽的一声。

 

 

朱正廷心里顿时软了三分,他把两只法斗一起搂进怀里,伸手顺他们的毛,舒服地躺在沙发上。

 

 

 

 

头发上的冰水早就被蒸干,歪在沙发上看了会儿动物世界,寒意都褪去了,脖子上有点发捂,朱正廷疑惑着摸上去。

 

 

这才陡然发现黄明昊那条围巾还乖乖巧巧地缠在他脖子上,一时间就怔住了。

 

 

他懊悔地取下那条围巾,路灯下没有看清的颜色在此刻清清楚楚地印入眼底——灰色。

 

 

这是黄明昊最不喜欢的颜色之一。

 

 

以前的他追求鲜明的态度和自由的人生。宽大的T恤和阔腿裤,充满涂鸦的饰品从不离身。

 

 

朱正廷终于意识到黄明昊早就已经变了,变得接受这些不鲜明无态度的颜色了,这都不像他了。

 

 

原本以为总有东西不会变,可时间永远不会停下来等待谁,而他也只能苦笑着接受。

 

 

围巾还握在手里,朱正廷的眼眶潮湿,眼前模糊一片,一切好像都与记忆重叠。

 

 

 

 

大二的时候,他为黄明昊织了一条灰色的毛巾。

 

 

灰色夹杂着白色,在围巾的右下角嵌进一个小小的logo——THEO&JUSTIN。

 

 

他织了大半个月,手上都扎出了好几个针眼。室友说他跟女孩子一样喜欢这些手工,他反驳说这只是每个人选择表达心意的方式不同罢了。

 

 

而他喜欢为对方制造温暖的过程,就像是制造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独立世界,心心相惜,拥抱取暖。

 

 

黄明昊在收到礼物的时候,幸福感顿时溢出了表情,他用力抱住朱正廷,低头吻住他。

 

 

在学校的操场上,周围还有几个跑步的学生,他们在一颗香樟树下,躲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,用尽了力气表达自己的爱意。

 

 

后来黄明昊戴那条围巾的次数屈指可数,他总是说没有衣服来搭配。朱正廷也没有在意,他送的原本就不仅仅是礼物,而是他一尘不染的爱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更新了更新了

 

我没有跑路!也没有忘记密码!!!

 

感谢阅读,爱你们!!


评论(38)
热度(428)

© 糖炒栗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